摘星

(1)

10月20日 阴
魏婴出差,不舍。

“无羡,这件事只有你最适合,麻烦你了。时间不是很长,五天即可。”蓝曦臣拿着手中的文件对魏无羡说。
“兄长,我去。”
“哎呀蓝湛,我去。”魏无羡结果文件,“放心吧大哥,交给我了。”
等蓝曦臣离开,魏无羡对与面前的人道;“大哥来找我那肯定是非我不可啦,他不会愿意让他的弟媳奔波劳累的。”
蓝忘机面无表情地看着他。
“再说了,你这张冷脸就只适合待在办公室里。”
魏无羡贴近蓝忘机耳朵轻轻道:“只给我一个人看。”他说完亲了一下蓝忘机的耳朵,看见耳尖泛了红色,“蓝二哥哥,就让你的‘贴身’秘书去吧。”

(2)

10月21日 阴
魏婴去机场,不舍。

(3)

10月25日 晴
晚,魏婴归。

十月末的晚上已有些寒冷,风吹过魏无羡的发梢,但他的心已被温暖填满感受不到丝毫寒意。
他拖着行李走到公司门口,进入公司,不少人向他打招呼,他也都回以一笑。
魏无羡走到蓝忘机办公室的门口,敲了门,立刻躲到看不到的地方。
蓝忘机听到声音,离开办公桌开门,门打开却只见空空的过道,蓝忘机心中一想:今日是第五日,魏婴回来了。他轻唤一声:“魏婴。”
“魏婴。”他跨出门一步。
魏无羡躲在一旁,见蓝忘机只皱着眉站在门口,等了几秒,他自己忍不住了,扑向蓝忘机。
“蓝湛!”
魏无羡双臂抱着蓝忘机的脖子,在他耳边轻轻说:“蓝二哥哥,我好冷,外面的风吹得我要冻死啦,要二哥哥抱着给我暖暖。”
蓝忘机将魏无羡圈在怀中,两手交握:“可好些了?”
“好多了。二哥哥你可真是热情如火啊。”魏无羡在蓝忘机脸上亲一口,“脸也这么热。”
“先进去吧。”
“我的行李还在那边。”魏无羡将行李拿来,蓝忘机很自然的接过。
关了门,办公室里只有他们两个,蓝忘机把魏无羡压在门后……

第一天

《第一天》
*ooc
*ooc
*ooc

03
旅馆里人来人往,师无渡紧紧握住弟弟的手以防他走丢,像昨天一样。昨天的师青玄便对此不甚在意,今天的更是肆无忌惮。

师无渡对没有觉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。

再多人的注视下,一个是没心眼,另一个是不在乎。师无渡甚至回瞪那些看向师青玄的人。

“哥,我坐这,你去那些东西过来吃吧。”师青玄找了个好位置,有些大声说。

“好。你做在这别动,要是有人过来,别跟他说话,直接让他走开。”

“知道了,我又不是小孩子。”师青玄有些嘟着嘴说,“你又不让我跟人家说话,那怎么走开啊。”

“别多嘴,照做就是。”

这家旅馆十分难预定,不仅因为环境好,也是因为里面的吃食美味。所以师青玄毫不犹豫的选了他。虽然价格昂贵,但是师无渡为了自己的爱人是不在乎这些的。毕竟有钱。

第一天

*ooc

*ooc

*ooc

*短小无逻辑

这么傲娇的青玄是为什么..    

 

 

01.

 

“啵。”

 

    师青玄的早晨从这开始。

 

    睁开眼,看见的是日式的天花板,这告诉他他并不是在家里,而是在外。

 

他与哥哥师无渡正处在婚后的蜜月,来到了日本——泡温泉。

 

真是奇怪,作为亲兄弟怎么能够结婚呢?师青玄有时会想到这个问题,然后去问他的哥哥,怎么可以呢?但他的哥哥会反问他为什么不可以,为什么亲兄弟之间就不可以有爱情,就不可以结婚。

 

“可是别人都是说这是天理不容的。”

 

“没什么是天理不容的,它的既然存在必然就会有它的道理,如果真的不容,就不会有了。”

 

“我命由我不由天!”

 

“没有什么天理,只有自己的道理!”

 

师无渡总是会这么说,一向宠着自己弟弟的人在这时候显出了哥哥的强硬。

 

 

 

那个人正躺在自己的身边。师青玄翻过身来支着下巴,看着那张与自己六七分相似的脸,真好看。他伸出手指碰了下哥哥的嘴唇——自己刚刚亲吻过的地方。

 

师无渡的眼睛下有些乌黑,是他熬夜的证据。真是讨厌啊,师青玄想,明明是蜜月,明明答应好了不工作,却又在自己睡熟后忙碌。那就不打扰他了吧,让他睡到日上三竿。

 

师青玄并不打算睡个回笼觉,正欲轻手轻脚的掀开被子,身旁的人却将他拉入怀中,不像他刚刚那般蜻蜓点水,师无渡深深的吻了下去。

 

“早安,青玄。”

 

 

 

02

 

“哥,你早就醒了。”

 

“是的,早安吻而已,我的青玄这么主动难道不好吗?”师无渡扬起嘴角。

 

师青玄推开点眼前人,“你可以再睡一会,你昨天晚上不应该工作,昨天是我们蜜月的第一天,而你第一天晚上就去工作,并且是背着你的爱人工作。”

 

师无渡笑着抓住那只抗拒的手,耐心的解释道:“并不是,昨天并不是第一天,今天才是。不然你以为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放过你,我的爱人。公司里有那么多事情,总不能因为蜜月而将所有的工作都推给父母。我昨天晚上将我们这段甜蜜时光的工作解决的差不多,剩下的就等我们结束吧”

 

“从此时开始,才是我们真正的蜜月。”

 

“好吧好吧。”师青玄看着师无渡的脸说:“真好看。”“多谢夸赞了,青玄。”“我没说你,我是在夸我自己。”

 

“没有必要分清楚,我们长得这么像,而且不是早就融为一体了吗?”师无渡笑着,手在爱人的臀部摸着。

 

“真是不要脸,白日宣淫!”师青玄红了脸。